缺失的亲情 谁来呵护?
[ 编辑:山郎 | 时间:2015-12-03 16:28:59 | 浏览:1174次 | 作者:项仙君 ]
分享到:

  乳源一农村小学课堂上的儿童。南方日报记者项仙君摄  乳源一六镇中心小学开展“放飞爱心、与爱同行”关爱留守儿童活动。南方日报记者项仙君摄  要放暑假了,乳源县一六镇中心小学五年级的陈家乐最近犯了愁:他得......

  省教育厅:高中毕业班暑期补课不能超假期三分之一暑假作业怎能总是一副面孔夏令营管理不能仅止于备案教育部:高等学校招生录取严禁恶性抢夺生源 初二男生只因成绩不好就遭班主任劝转学?四川高考提前批生源整体良好孩子被困车内如何自救最靠谱北京市疾控中心:上半年手足口病13287例北京手足口发病上升超八成 7月正是发病高峰期小学生们咋过暑假? 听听名校校长的建议


  乳源一农村小学课堂上的儿童。南方日报记者 项仙君 摄


  乳源一六镇中心小学开展“放飞爱心、与爱同行”关爱留守儿童活动。南方日报记者 项仙君 摄
要放暑假了,乳源县一六镇中心小学五年级的陈家乐最近犯了愁:他得去父母打工的佛山,但父母还是没法陪他玩,他不想去了;他同村的好朋友、六年级四班的谢俊熙也面临同样的难题:换去爷爷奶奶那里,他宁愿同村里的小朋友在田垄上玩耍;同是六年级的小菲则希望利用这个假期去城里打工,挣点零花钱。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留守儿童。

  南方日报记者 项仙君

  实习生 孙莉 王立扬

  梦见爸妈就一个人哭一会

  在家乐卧室床的正对面,挂着一家三口的合照,笑嘻嘻的家乐看着照片神情就黯淡下来了。他说,他有时候夜里会做梦,梦见爸爸妈妈,就一个人哭一会儿,“哭着哭着就又睡着了”

  见到记者时,小家乐显得颇为开心:就在前几天,他刚过完12岁生日,远在佛山打工的父母寄来了200元钱,家乐自己订了蛋糕,买了些菜,和10多个小朋友一起庆祝,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本命年。提到还有什么遗憾时,小家乐抬起头朝天花板凝望了一会才低声说道:“爸爸妈妈不在家。”

  陈家乐是乳源县3000多名留守儿童中少有的能如此隆重地过生日的孩子,家乐说,同学们的生日大都像平日一样默默地过去了。他在一六镇田心村一处平房里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活泼开朗的小家乐平日里常和伙伴一起玩,虽然成绩一般,倒也少有烦忧,常常是一回家就把书包一扔,到吃饭时要让奶奶跑半条村去喊。他奶奶告诉记者,家乐的父母在外工资不高,平均每个月拿一两百回来,生活比较拮据,她和爷爷还要打理家里的一两亩水田来贴补生活。孩子在家往往不是看电视就是玩手机,作业有没有做也不知道,最后只好把手机没收了。奶奶每天早上给家乐一元钱的早餐费,家乐笑着对记者说,除了自己买早餐,学校每天早上9点多还有营养餐,虽然爸爸妈妈不在家,但是很少有吃不饱的时候。

  在家乐卧室床的正对面,挂着一家三口的合照,笑嘻嘻的家乐看着照片神情就黯淡下来了,他说,他有时候夜里会做梦,梦见爸爸妈妈,就一个人哭一会儿,“哭着哭着就又睡着了”。

  暑假就要来了,家乐说,他将要去爸爸妈妈在佛山工作的喷漆厂里,和父母在员工宿舍里生活。爱玩的家乐苦着脸说,其实在那里也没有小朋友一起玩,没事做就只能写写作业。

  一旁13岁的谢俊熙很快也不得不回到曲江县龙归镇的老家去,他父母常年在韶关打工,上学时就由外公外婆照顾,但暑假时外公外婆要干农活,他得到曲江爷爷奶奶那儿,他说每年都这样来回奔波,现在已经习惯了。

  物质帮助代替不了父母的爱

  陈诚格外留意学生在作文和周记中表现出的情绪,并经常与班里的孩子及家长沟通交流。她说,即便是有物质帮助和精神鼓励,这些也替代不了爸爸妈妈的爱

  陈诚是一六镇齐乐中心小学六年级一班的班主任,她告诉记者,在她的班上,有六七成都是像陈家乐一样的留守儿童。“我的班上留守儿童有30多个,他们与其他孩子的明显差别就是大部分都比较缺乏安全感。”陈老师说,“一些学生比较内向偏激,和周围同学相处也不是很融洽,通过一些平常的小事也能感觉出他们经受不了打击,比较脆弱。”作为语文老师,陈诚格外留意学生在作文和周记中表现出的情绪,并经常与班里的孩子及家长进行沟通交流。她告诉记者,即便是有很多的物质帮助和精神鼓励,这些也替代不了爸爸妈妈的爱。从这些周记中就可以看出他们是多么的孤单:“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去村头等你。”

  令陈老师感慨的是,有时与学生父母打电话沟通,让他们要多多关心孩子的身心健康,有些父母就敷衍地回应说“嗯嗯,知道了,我在忙”。一些家长文化程度不高,他们只关心孩子的成绩,“没有人关心他们的孩子是不是过得快乐。”陈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些留守儿童最缺乏的就是父母的爱”。

  长期和留守儿童的接触也让陈诚对他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学校的一次文艺汇演上,她特意策划编排了一个文艺节目《留守儿童之歌》,由班上一些留守儿童朗诵他们的心声,其中一个学生写道:“我把爸爸妈妈的相片挂在床头,但常常晚上半夜醒来就发现照片都是模糊的,怎么都看不清楚,因为相片已经被眼泪打湿!”陈老师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她把脸捂住,开始抽泣。

  单亲留守儿童最让人揪心

  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心理都很敏感、脆弱,他们往往会避开跟家庭、父母、亲情相关的话题,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的自尊心。同样是缺乏父母的爱,与一般的留守儿童相比,这些留守的单亲儿童们需要克服的心理障碍更大

  “留守的单亲儿童是最让人揪心的。”陈诚介绍说,她班上留守儿童中,有近四成属于单亲家庭。“单亲家庭的孩子绝大多数也是留守儿童,与一般的留守儿童相比,他们更缺爱,更没有安全感。”

  随着离婚率的攀升,单亲儿童越来越多。据乳源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彭先生介绍,全县总人口21.7万,每年大约有2000对新人登记结婚,登记离婚的大约有三四百对。据县民政局的最新统计,今年上半年乳源县登记结婚946对、离婚260对,离婚率高达27.5%。彭先生还告诉记者,这几年乳源县的离婚率越来越高,中青年人群是离婚的主力军,其中25—35岁年龄段的人离婚最多,并且绝大多数的离婚都涉及到孩子问题,造成了很多单亲家庭。

  邓爱萍表示,虽然妇联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仍难以抑制迅速增长的离婚率。高离婚率造成了大量的单亲家庭,并且当地的家庭教育观念比较落后,单亲父母跟孩子很少有知心交流,也基本没有任何心理疏导。“单亲家庭的孩子确实比较特殊,更容易出现问题。”一六镇中心小学校长李亚明说:“跟普通孩子比起来,他们的行为有时会显得比较乖戾,甚至会表现出攻击性。”

  记者随后又从一六镇中心小学老师们那里了解到,单亲儿童普遍存在一些心理问题,比如性格较孤僻,不能很好地融入集体,平时爱钻牛角尖,经受不起打击等等。来自小溪塘村的孝文今年读四年级,不到一岁时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孝文性格内向,说话时常常低头看着地面,上课时也不活跃。“孩子很内向,我们爷俩没怎么说过话,也没听他说想爸爸。”孝文的爷爷身着灰色的T恤,袖口破了几个洞,“除了买文具,孩子也从没找我们要过零花钱”。在孝文爷爷眼里,孝文是个听话孝顺的好孩子。但小学的周老师并不认同,“母亲角色的完全缺失肯定会给孝文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郁积在心中时间长了,对孩子的成长非常有害”。

  陈诚根据多年的生活观察和教学经验发现,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心理都很敏感、脆弱,他们平时非常注意言行,往往会避开跟家庭、父母、亲情相关的话题,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的自尊心。“实际上,这些孩子越逃避什么,他们就越渴望什么。”陈诚说道。四年级的思思也是单亲家庭,当被问及学习成绩时还愿意回答几句,但当被问及父母时,思思便啜泣起来,继而放声大哭。乳源县团委书记赵婵媛说,从她长期的帮扶经验看,同样是缺乏父母的爱,与一般的留守儿童相比,这些留守的单亲儿童们需要克服的心理障碍更大。

  留守儿童服务体系正在完善

  乳源县一直竭力完善农村留守儿童的服务体系。近年来,乳源城镇化速度明显加快,县城释放出大量的工作岗位,有些农民便不再外出打工,就在县城就业,孩子也转到了县城的中心小学。

  李亚明一直关注留守儿童学生,他说一六镇中心小学有近950名学生,约四成为留守儿童,在乳源县并不算最严重的。对于一六镇目前留守儿童的现状,李亚明深感无力:“我们一直在对他们贯彻快乐生活的理念,也尽量去丰富他们的课余生活,但学校教育永远无法取代家教。现在暑假到了,留守儿童怎么安置是个很大的问题:一些孩子就像放野马,一个假期过去,要好久才能让他们收心。因为涉及到安全问题,学校责任容易被无限化,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很难组织开展活动。”

  从乳源教育局提供的材料看,目前乳源全县共有留守儿童3782人,其中小学2953人,占小学生总数的20%,初中829人,占初中生总数的14.5%。随着农村父母外出打工、经商的越来越多,当地留守儿童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为了应对这一问题,乳源县一直竭力完善农村留守儿童的服务体系。据县教育局德育股股长周育介绍,乳源县近年来城镇化速度明显加快,县城释放出大量的工作岗位,“有些农民便不再外出打工,就在县城就业,孩子也转到了县城的中心小学。”

  为了解决城镇化带来的学位问题,乳源在原一小之外,又先后建设了二小和三小,如今乳源县城的三所小学已吸纳了全县近一半的小学生生源。乳源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邓伟成还表示,为了使更多的农民在本地就业,县政府积极引资,来自浙江的大型上市公司东阳光集团将广东韶关设为其四大生产基地之一,在乳源就提供了7000多个农民工岗位,解决了相当一部分人口就业问题。“我们专门安排大巴三班倒地接送农民工上下班,争取能让放学回家的孩子吃上热饭菜。”邓伟成补充道,“县政府近年来又开展了‘五个一百万工程’,重点改善留守儿童的学习环境和生活质量,其中的‘一百万’专门用来给学生加菜、补充营养。”一六镇中心小学黄副校长表示,针对留守儿童问题,学校也采取了各种措施:通过“校讯通”等途径向监护人传达孩子的情况,老师、学生与留守儿童一对一搭伴,尽力开展文体活动等。

  尽管学校和政府投入了很多财力物力来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但就目前乳源县的留守儿童现状来说,仍有许多棘手的挑战和难题。现在临近期末,学校马上就要放暑假,据记者了解,暑假期间大部分留守儿童都在家无事可做、无书可读。“暑假期间,我们这里很少有外地的志愿者、大学生前来支教,即使有也基本上都在县城的小学,偏远的山区根本没人去,而最需要帮助的恰恰是那些地方。”县团委书记赵婵媛向记者说道,“不过出于安全考虑,我们也不完全赞成在偏远山区进行暑期支教活动。”一六镇副镇长雷英认为,支教资源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已经成为很多地区的通病,一时难以解决。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对留守儿童的关爱活动并未形成普遍化、常态化的状态,相关文体活动和慰问也只集中在节假日和某些小学。雷英和志愿者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在多个地方建成“农家书屋”并投入使用。

  (来源:南方日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