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世界就在  你在,故乡就在
[ 编辑:尤棉喜多 | 时间:2016-03-21 20:23:09 | 浏览:1058次 | 作者:李连文 ]
分享到:


  乡间的那条路,虽然是水泥路,在岁月的摧残下,有些坑坑洼洼。偶有车路过,扬起一地的尘。路两边,不时可见一些八角树、杉树,树的周围批着一件绿色的长裙,洋溢着整个春季的气息。农田里,一片繁茂,油菜花还在一心一意开着,玉米才刚溜出薄膜。这是西畴县乡下一个独特的瑶族村子,村子聚集着一百来户瑶族人家,瑶民环山而居,开门对山屋后环林。村户分散,土屋和平房分布在村头村尾各个山头,平房占大多数,绿瓦盖顶,清和自然。从山尖的水泥路顺沿而下,路边弥漫着菜花阵阵香味,勤劳的瑶家妇女在地埂间劳作。路旁的孩童竟也趴在油菜地里嬉闹着,捡起开好的小野花,撑着可爱的小脸蛋,笑盈盈的。

  沿着乡间下路下来,不见多少人,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村庄静悄悄的。几个妇人,在河边洗洗涮涮,一些碧绿的菜蔬晾在河堤上,想来是洗青菜吧。这里,家家都种青菜,洗干亮干之后做酸菜,存着来年可享用。  

  陌生人来,狗最先发现。家家都有狗,叫得兴奋。从院门口探出头来,一张朴实憨厚的脸,主人家冲着你很不好意思地笑着,骂着自家的狗儿,说着拉你到家坐着拉家常,谈农忙时节家家事。  

  李大爷就是这样的人。  

  初见他,我有点惊讶,是惊讶他怎么会呢?  

  每次见到他,他脸上都带着那种淡定和平和的表情。我看着他一张饱经沧桑的脸的。20多年来,它被岁月的苦难泡着,被不幸日日纠缠着,怎么说,也该是黯淡的辛苦色:苍老、满面愁怨。  

  他叫我到家里坐,倒了杯中午茶给我喝,嘴里说着,今年大家忙着砍甘蔗,眼看就要结束了,清明节就要到了,大伙又得上山祭祖,还叮嘱我今年一定要回家,上山祭祖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很重要,老祖宗会保佑儿孙来年干那样、那样行。  

  说着邻居也走到门口,一个戴着瑶族帽子的妇女,进门就叹息天气热,期盼什么时候下点雨,好耕地。太阳光碎碎地铺在她脸上,小鱼般跳跃着,一起跳跃着的,还有她的笑。那笑,很暖,很干净。  

  李大爷两间小屋,有小屋和正屋。家具齐全,电视和沙发都是年轻孙子在外打工攒钱买回来的。小屋的墙上,挂着几根烟熏发黑的腊肉和香肠。 “我家这个孙子啊,当年不好好读书,现在去打工,刚开始两年还听话,最近两年翅膀硬了,不听话,我在担心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成人,娶得老婆哟……”李大爷说。愧疚和心疼,让我眼前这个男人第一次收敛起笑容,现出难过的样子。  

  20多年里,我的成长无时无刻离不开他的关心,记得那年,考大学,要到省城去面试,他二话不说,塞给我200块钱,叮嘱我一定要走出去,走出去才能改变生活。李大爷也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儿孙在外打工,自己和老伴在家生活,时常上街买些营养品,老伴做些瑶族刺绣,生活依然美好。  

  李大爷指着在绣花的老伴,她呀,现在眼睛花了,还戴着眼镜天天绣花,也不知道绣出个什么花,我就知道天天看着她绣,说着递给老伴一杯热茶。  

  李大爷叮嘱我,结婚以后的男人就得担负了,开始杠家庭的重担了,不要像外面那些小屁孩,动不动就往什么网吧、KTV跑。像我们现在,就谈不上爱情,谈不上恋爱了,只要看到两老好好地在着,就觉得很好了。  

  女人跟着笑,他们都羞于谈爱情。女人说,哎呀,我是被你骗来种地的,说你家地很多,还是地主大户哟。李大爷回应到,嘿嘿,是哟,不信现在你看,我那些地都是送给别人种的,我两老就是翘着二郎腿也吃不完咯。  

  李大爷抱着两捆草去喂牛,我站在旁边看,我很想对他表达一下我的感动,想对他说伟大啊什么的和感谢什么的。结果,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在心里默默祝福了两老,你们要一直一直好好的啊。  

  因为你们在,我们的世界就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