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都安
[ 编辑:达芬奇 | 时间:2015-12-07 12:30:42 | 浏览:572次 | 作者:覃克清 ]
分享到:

     都安,我的根,我的梦,我的牵挂!

     当年,深受山川土石、草木流岚、五谷杂粮、人情风俗的浸润,我长大了。那时,在如火如荼的求变会战的呐喊和炮声里,我艰辛而快乐、迷惘而清醒的出脱了。从来,我都念想着与之灵肉交融的江河荣枯——曲折幽远的刁江、婉转明澈的澄江、雄浑激荡的红水河、血脉如织的地下河。因而秉承她们的内敛、洒脱、柔顺和慷慨。始终,我都感怀千山万岭,那苍劲的都阳山脉,与相邻的山山岭岭缠绵不已,以千形万状耸立。

     我回味于无邪童心、少年乐趣,痴迷于不老风情,萦怀于甜美乡味。那年头,我和伙伴们半天读书,之外或干活或穷乐:插秧锄禾,牧羊放牛,砍柴割草,赛打陀螺,比放风筝,钻玩地下河溶洞,撒野放浪于荒郊;斗水摸鱼,上树捉鸟,挖河螺掘河蚌,垒土窑烧红薯……我们也曾用芦柴拼接和旧作业簿糊粘的风车,迎风驱动,狂奔撒欢;用铁线圈和弯钩棍,疯狂上演滚铁圈;用钢钉、钢线、胶圈和单车旧链条,制成了炫人的火柴枪,然后“砰砰砰”发动多国激战……

     老家都安。这片土地神奇玄妙,充满幻想,经久流传着美好的神话传说,那创世祖先瑶族的密洛陀和壮族的布洛陀,那阿凡提和济公式的人物老粮……

     这片土地接地气,耐人寻味!穷则思变,壮志凌云;战天斗地,人定胜天;大战石海,改天换地;地苏、高岭、澄江等地大铺海绵田,三只羊、大兴、龙湾、青盛的人造梯地……

     仿佛藤条攀岩,蜿蜒崎岖;又好比银河延展,平坦宽阔;有原始开凿,有现代铺就,这里的乡村道路形形色色。像云朵散落,像骨牌倚靠;似碗如瓢,如梯如带;也有一马平川。这里的田畴地块,乍看凌乱却也俨然,似乎天成,实是人民壮举。那些绿水长龙,穿插于山,游移于弄,是人工水渠施恩布泽。星星点缀的水柜,抑或是洒落人间的瓣瓣神荷,抑或是变幻魔水的圣仙葫芦。漫山遍野莽长的植被绿毡,丰满厚实、广袤奔腾,终于把大炼钢铁和垦荒炼土的伤痕平复,把疯狂的石漠化网罩遏制,把放肆的水土流失逼退。

     这片土地生息不绝,奇迹汹涌。“三分石头一分土”“一场大雨涝成灾,三天无雨禾苗黄”。现如今,艰苦卓绝、翻天覆地的变迁之后,那高耸绵亘、困惑弥漫的山山岭岭,如今多是黑山羊撒欢的乐园,是山葡萄长能量的温床,是核桃树承载希望的嘉苑。那平沃田畴任性的翻卷,始终荡漾着原汁原味、自给自足的骄傲与豪迈。即便是贫瘠山梁、沟坎领地,也逐渐扛鼎着温饱脱贫的满满信心。这里,千姿百态的玉米纱帐,邀约金浪翻涌的水稻,昂首宣布这里的收获,低眉告知农友的虚怀。这里,浩荡不息的劳务输出,在发达的地域发酵资本,挣脱了纠缠乡村的困顿低迷,甚至造就一批劳务富人。就算守住山野田园,同样撬动原始的变革,那些蚕茧、规模种植的葡萄、传统养殖的禽畜、多种经营的经济作物,一样高扬小康的旗帜。于是,寂寞山道牵扯又长又大的惊喜,传统家园矗立崭亮洋气的布局。

     不久前,我走进创业园等扶贫点、移民点,徜徉于沸腾的工业园和小作坊,倏然,眼睛放亮,眼界洞开:县城的“方拖”、宣纸、葡萄酒、地苏的藤编……我信步于生机勃勃的红水河红渡临港,为物流集散、都安制造而击节。我倾情沉醉于靓丽抢眼的红水河三岛湾旅游区,那浑然曼妙的山光水色,初具规模、尊重生态的休闲开发。我重温远去的童趣,再启少年的探奇,深入浅出于悬念丛生的地下河天窗群,端详“世界地下河地质公园”告示牌而浮想联翩。

     随手翻开欠发达地区教育排行榜,欣然感受到都安人睿智苦读的态度、尊师重教的古朴与自觉,他们把信念种植于红色的土壤,将意志扎根在执著奋进的岩缝中。都安山岭方正尖锐,注定塑造的是不放弃不服输的秉性,砥砺的是发愤读书、热衷教育的恢弘气派。于是,就有都安高中这个响当当的教育品牌,就有甘做人梯乐于奉献的莫振高老师,就有成千上万都安儿女凭借勤奋扎实、吃苦耐劳的精神,踏着读书的美好节律立足于大江南北。

     对于都安那些逝去的苦涩和光彩,难忘而释怀;对于老家跨越性多元化的现实开拓、全面奔小康,我要振臂呐喊:高抬望眼,直面漫道雄关,以历史思辨树立时代自信,以都安精神推动埋头实干!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